第五期

夾縫中覓光

要發掘「 真相 」,除了要有「 活著的勇氣 」堅持不懈去探尋之外,我們或應「 效法 」中共⸻ 要有「韜光養晦的勇氣 」。

香港人食香港蘿蔔糕

阿邦:「 我們不能控制大環境,只能專注當下,做好自己,就好像農夫種植一樣,不求控制大自然環境變化,但求專注翻土、施肥和灌溉,照顧好種子當下的成長,盡力就無悔」。

囚籠裡的娛樂

有你,我才會存在,在世上無數個無止境地艱難的地方生存,看見他者的臉孔,才可理解我們本來就是一個整體。不僅僅是娛樂,所有發生在香港的流行文化現象,讓你看得到他人之顏,更重要的是讓你知道還有人存在於此地。

在牆外留下來的我們

自我正是以突破壓迫的姿態去定義,而「 香港」的存在——如果她仍然存在——就是由一個個仍未受威權同化的自我所組成。那個你想見到的香港,並不存在於任何政治人物、抗爭領袖、任何投射對象身上,而是活在每一個認同這個共同體的人的生命當中,是我們每個人的一部份。即使因隔阻而無法感應到共同體是否仍然存在,即使眼見她已破碎成無數相互拉扯的平行現實,要重新找到她,其實,只需反照自身便可。

法庭內無聲的吶喊

公開的聆訊 (Open Court) 是法治非常重要的一環,羅弼時 1987 年在高等法院頒下判詞:「 法院以至法官不僅要受在席公眾監察,同時亦要受傳媒監督,因為整個社會的知情權可對法院及法官構成規範……受關注的案件及法律程序,更不應限制傳媒報道,否則只會令外界質疑當中是否已偏離一般法律程序」。

公民社會、安心出行和抗疫

一海之隔的香港在兩年之後開展了其後知後覺的抗疫工作。儘管中國駐香港政府的抗疫政策中乏善可陳,沒有吸取世界各地的抗疫經驗,但是我從新加坡經驗中,看到未來香港政府對箝制香港人的自由的手段。因此,本文旨在以新加坡的案例,指出香港政府所可能採取的一些措施和影響。

背上自由之名

背上自由之名,對仍在堅持和經歷離散港人而言,Enes Freedom 為人權而吶喊使我們不感孤單,深信對他來說亦是同樣,在體壇和球場上發聲的運動員,他不是第一位,也將不會是最後一位。因為在 Enes 球衣背面形影不離的,是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