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

沐羽

不只是殉道者

「 我重看《 時代革命》時都會感到很痛苦,但眼淚是很複雜的:有些眼淚我甚至懷著敬意而流,為甚麼這些人會這麼好?這麼有愛?這麼善良,有勇氣、體貼他人,能夠堅持守住到最後一刻,我每次看都會哭。」惡的時代迫使人要作出選擇,而在作出選擇的過程當中,人就會爆發出個性。而個性加上反思性的藝術觀念,就造就了周冠威的《時代革命》:「我希望就算一百年後有人拿起這部電影看,就連是一張白紙的觀眾都能看得懂,這是我的追求。」

凝結日常

焦慮無法停歇,那就疏導,往創作的部份那裡不斷流去。而創作的時刻是當下,我們就凝住日常,傳往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