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不信任感的危機:

臺灣港人社群與政府間的囚徒困境

(在臺流亡港人,致力推動香港倡議、學生運動發展)

每當與朋友聊天,提到自己暫居臺灣,總被問到:「臺灣現在是否很不歡迎香港移民和難民?」確實不少香港人在 2019 年被臺灣撐香港的承諾吸引,趁移民潮來到臺灣,曾有不少在臺香港移民告訴我:「當年感覺臺灣政府對港人好好⋯⋯本以為生活會更安定。」

觀乎以往(甚至早於 2019 年前),香港人如欲移民臺灣,只須投資滿一年即可申請定居,取得戶籍及一系列如:身分證、護照。但隨港版國安法落實,臺灣移民署、陸委會參考國安局指導,決定加強對香港移民的「國安審查」;法定一年的投資移民觀察期,會被移民署以行政手段延長。移民往往會被告知有「國安、假投資」疑慮,移民署官僚的解釋有時候僅一句了事,例如稱「由於申請人在中國出生,有國安風險,根據法例須保留觀察」云云。不少香港移民感覺被一拖再拖,甚至被歧視、侮辱,遂形成對臺灣政府深深的不信任。

然而此項轉變於臺灣政府看來至少有兩大正當性:一,以往一年的特惠移民政策係國民黨時期產物,邏輯建基於大中華主義,視香港人為「中國同胞」,故反對「大中華」、主張臺灣獨立的臺灣本土派民進黨政權欲改之而後快;二,觀乎世界各地,確實無甚國家有僅須投資一年,即可讓移民輕鬆取得公民身分的「快線」,更遑論對臺灣而言,香港現在是被敵國統治。

情況如此,兩邊都沒有錯,矛盾卻進一步加劇。筆者希望粗略將情況類比成囚徒困境。兩邊的最好選項:臺灣政府於修改移民政策前、中、後均徵詢港人社群意見,加以說明討論,使港人安心;同時,港人社群的建議保持理性,至少不會將民進黨形容為「食人血饅頭論」,讓國民黨以此大肆批評執政黨政府(可悲的是即使國民黨如是批評,基於其對中立場仍不會對在臺港人伸出援手。)

筆者聽過某些在臺港人稱:「移民政策修改後,其實臺灣政府辦過數場說明會,但港人移民怨氣很深,官僚一來到就開罵,讓官僚不快之餘,理性討論的空間也消失。」同時,由於「人血饅頭論」被大肆報道,使政府減卻與港人繼續合作、深耕香港議題的意願。臺灣政府對香港社群的怨懟,不單反映在政策制定過程,在說明會後,民眾與移民署基層官僚的接觸也有更多不快經驗,兩邊均認為對方態度不佳。

由於兩邊一開始缺乏溝通,並只作出了對自己而言的最佳選擇,卻同時傷害到對方,令進一步合作意願減少,形成了當下的惡性循環﹕香港社群被臺灣本土右翼(民進黨裡面也有左右派、本土之分)攻擊,政府修改政策意願減少,港人的批評怨懟當然愈來愈多⋯⋯

小結:本文並非指移民無權批評政府。移民當然有言論自由,但當某種批評的方式作為倡議策略是於事不利,或許它不是最佳選擇。Activism 一個重要功能是將社群內部感性的言語翻譯,變成理性的政策建議,使當地政府更願意與移民社群合作,而在這過程中,社群/政治領袖可以扮演重要角色,因為政府與這些領袖的溝通,相比與社群本身溝通也更容易。也許政府、媒體一開始便選擇與這些領袖合作,可以使批評不會演變成「人血饅頭論」,令這困局不會出現。

但這會延展到另外一個根本問題——我們真的需要僑領嗎?如果有僑民領袖、政治領袖,他的角色係服從群眾,亦或自詡能引導群眾?本文結論似乎偏向後者,但這又何嘗不是一種精英主義的論述。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