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升西降:力壓歐洲的中國藝術市場

正當中美角力、中國房地產泡沫爆破、武肺疫情、政治局勢不穩等一系列不利因素籠罩中國和香港經濟環境,環球藝術產業卻繼續聚焦中國,一眾國際拍賣行繼續看好中國市場,用腳投票,加大投資在這個以藝術自由港聞名於世的香港。例如蘇富比將於置地遮打開設佔地 24,000 平方呎的旗艦藝廊,舉行拍賣和展覽,比現時的空間大 60%;佳士得繼將其上海藝術空間搬入外灘一號的新址後,亦會將亞太區總部遷至香港——於已故著名建築師薩哈.哈帝(Zaha Hadid)設計的全新地標 The Henderson,開設 50,000 平方呎的四層藝術空間;另一國際拍賣行富藝斯(Phillips)的香港總部,也將由中環遷往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大樓,佔地六層。三家國際拍賣行一改以往主要透過租借酒店或會展作為拍賣和預展場地的習慣,不惜投入大量資金建立新總部、常設拍賣廳及展覽空間,無需再遷就場地檔期,可以在春秋兩季主要拍賣之外,年中無休舉行更多的展覽和拍賣。相較之下,國際拍賣行卻沒有在歐洲或美國投入如此具規模的投資,充分展現出對大中華和亞洲市場,以及香港維持國際地位的信心。

到底中國藝術市場的經濟魅力何在?可以令國際拍賣行無視一切政治壓力和「支爆」風險,在香港落重注?中國藝術市場繁榮的背後透視著甚麼政治寓言和複雜的社會形勢?中國和香港的藝術市場未來何去何從?當中暗藏著甚麼隱患?誠言以下內容純屬筆者基於有限資訊的大膽推敲,並不反映市場未來表現,如有謬誤還望讀者海涵。

……

全文詳看《如水》第九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