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道

「點解仲要講香港?」

「因為我喺香港成長,人生本身有好多好重要的人都喺度,當我要表達自己的時候,好難將自己的身分或者經歷抽離。我目前為止最重要的經歷都喺香港,我會先想做晒我想表達嘅野。」Carrie 淡淡地說。

專訪阿古智子

事實上,日本國內不少國民已對香港生畏,在他們眼中,「港區國安法」已成為共產黨隨意拘捕反對者的工具。